媒体链接  
科学时报:敢教沙漠漾清波——新疆塔里木河中下游生态恢复工程纪实
时间:2002-12-2  来自:刘振坤 杨坤  打印本文章
    塔里木河下游最后一个水库——大西海子水库闸门洞开,大水滔滔、奔流而下……新疆人民又重新唱起了“塔里木河呀,故乡的河。多少次你从我的梦中流过……”歌声深情、悠扬,令人激动、振奋!这是今年10月19日,记者在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塔里木河中下游荒漠化防治与绿洲生态系统管理试验示范”项目(以下简称塔河项目)执行负责人黄子蔚研究员陪同下看到的情景。
    “人从天道,天顺人意”。大西海子水库站站长陈运兆介绍说,新疆自治区党委和政府采取应急输水措施,挽救塔里木河下游的生态环境,输水以后,河岸枯萎的胡杨树、乔、灌、草绿了;周围的小气候明显变好,干热风少了;小兔子多了,天鹅从这里飞过,第一年2只、第二年3只,今年有5只,在沼泽地里觅食,飞舞嬉戏。下游的各族人民和兵团职工看到了希望,由怨声载道变成了眉开眼笑……
    塔里木河生态治理何以有良好的开局?是“九五”攻关,由中科院牵头,与清华大学、塔里木河管理局一起研究,找到了治理方向;是西部大开发,党中央、国务院拨出107亿元巨资综合治理塔河;是中科院与新疆自治区密切配合,努力做好以水为中心的生态和生产两篇大文章,让“天人合一”思想在这里发出夺目光彩。
    自然河流需要呵护
    塔里木河是我国最长的内陆河,流域涵盖了我国最大盆地——塔里木盆地的绝大部分,是保证塔里木盆地绿洲经济、自然生态和各族人民生活的生命线,被誉为“生命之河”、“母亲之河”。流域内光热充足,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油气资源储量巨大,是我国重要的国家级棉花基地和能源战略接替区,西气东输的主要源地,石油化工基地。然而,由于塔里木河地处世界典型的极端干旱区,年平均降雨量仅50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2000多毫米,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加之长期以来人类对自然资源,特别是水资源利用得不合理,出现了源流输入水量骤减、水质恶化、地下水位下降,林、草地缩小等诸多问题,使荒漠化面积迅速扩展,下游绿色走廊急剧萎缩。
    塔里木河流域严重的生态问题,已经影响到国家和自治区中长期规划目标的实施,影响到流域内经济、社会和人民的生存和发展。
    我国著名的生态学家张新时院士是从新疆和塔里木河走出来的科学家,他从科学的视角审视过塔里木河,向世界风趣地介绍说“塔里木河像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到处播种,而又不管儿女们的死活”。然而,正因为如此,作为自然河流,人类在利用它的同时,也需要给它以应有的呵护。
    “九五”攻关找到治理方向
    水是生命之源。对地球上的干旱地区来说,水又是诸生态因子中一个最重要的因子。为此,“塔里木河流域整治及生态环境保护”被列为国家西北水资源“九五”科技攻关的一个重要专题。由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牵头,宋郁东、樊自立等老一代科学家挂帅,清华大学和塔里木河管理局等单位参加,经过三年的努力,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做出了具有国际水平的成果,漂亮地完成了重点研究的三个问题:塔里木河水资源的形成、转化和消耗规律;水资源开发利用与生态环境的关系;水资源、生态环境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流域可持续发展的原则、目标和模式;运用水资源宏观规划决策支持系统,计算了干流不同保护目标下流源供水量,按三个流源区的社会、经济及生态环境不同,提出供水的调整方案;分析研究了挽救大西海子水库以下生态需水量;提出了水资源管理对策及河道整治措施和生态环境保护途径;以及针对下游各段的不同情况应采取的不同保护措施等大量科学问题。
    2001年10月24日至11月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率团对塔里木河以及主要流源地阿克苏河进行了实地考察,指出:“九五”攻关“为研究塔河的治理方向创造了条件”。塔里木河流域整治及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成果也因此荣获新疆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西部大开发明确做好水文章
    2000年初,党中央、国务院确定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国科学院坚持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1月份制定了“西部行动计划纲要”,安排了2.5亿元人民币,组织全院西部的23个研究所,22个野外台站和中东部的大批科技人员参加,决定在西部推出5个试验示范区。
    2月底,为落实江泽民同志关于西部开发的指示,朱基同志主持国务院总理办公会议,批准了塔里木河流域综合治理方案。这项工程总投资107亿元,分5年完成。这极大地鼓舞了新疆各族人民建设新疆的信心。
    当年“两会”期间,新疆自治区主席阿布来提·阿不都热西提访问中科院。当中科院副院长、西部行动计划领导小组组长陈宜瑜院士谈到科学院计划在新疆建立一个试验示范区,但不知在哪里选点时,阿主席兴奋地说:“当然选塔河下游了。这个地方最难做,也是我们新疆人民政府最关心的。”“我们就选新疆人民最需要的地方!”两位领导一拍即合。
    9月4日到10日,朱总理到新疆考察工作时明确当前要集中力量做好两篇大文章:一是水资源的开发利用,一是西气东输工程建设,进一步为塔河治理指明了方向。
    院地领导共同敲定示范方案
    2000年初,中国科学院与新疆自治区政府根据塔里木河综合治理方案达成原则协议。陈宜瑜副院长点将,由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最年轻的副所长张小雷博士为首席科学家,黄子蔚研究员协助工作。他们将项目分解为三个课题,即01课题,突出绿洲区以节水为中心的高效绿洲生态农业和经济结构调整,由黄子蔚研究员任组长;02课题,突出绿洲荒漠过渡带植被恢复与荒漠化防治,由尹林克研究员任组长;03课题,突出荒漠区生态需水监测和植被保育与恢复,由陈亚宁博士任组长。各项工作分工合作,紧张有序地进行,很快拿出了试验示范方案,提交中国科学院和新疆自治区有关部门审定。
    6月20日到23日,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宜瑜一行17人亲赴新疆,对塔河项目方案进行审查。从尉犁县城到大西海子水库的218国道,路面高低不平,汽车行驶在上面,扬起的尘土伸手不见五指。当大家看到断流后严酷的生态环境时,都惊呆了。随行的一位记者说:你们要把这个地方搞得山川秀美了,那中国就再没有地方不可以搞了。”
    9月7日,中国科学院组织专家对“塔里木河中下游荒漠化防治与绿洲生态系统管理试验示范”项目进行了可行性论证,进一步明确从荒漠-绿洲过渡带存在的问题入手开展试验示范研究。项目试验示范区选在生态环境退化十分严重的塔里木河中下游,研究经费1000万元,自治区决定支持3000万元配套资金。
    11月24日,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宜瑜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王怀玉签订联合共建“塔里木河中下游荒漠化防治与绿洲生态系统管理试验示范”合作协议书,将其列为新疆生态建设的重中之重。
    风沙我们带走绿荫留给后代
    塔河项目组科技人员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如此重视塔河治理工作,我们就是脱皮掉肉也要把塔河的事情办好,不然就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新疆各族人民。他们发扬“风沙我们带走,留给后代绿荫”的精神,决心给新疆各族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项目组50多位科学家既是科学家,又当农民,天天奔波、奋斗在塔里木河中下游400多公里的示范区内。特别是03课题组,在政府向下游应急输水后,他们在无人区打观察井,测地下水位和各种生态因子变化,经常是白天吃干馕、喝凉水,夜宿废弃的羊圈,赢得了群众和兵团职工的信任,各项示范工作进展顺利。
    以节水为目的的农业结构调整试点取得新进展。双株双层棉花栽培高产技术项目(连续三年创亩产皮棉238.6公斤,266.8公斤,255.9公斤世界最高单产纪录)在示范点采用膜下滴灌技术,今年在农户试验的20亩产量比对比地高12%,节水近50%。推广种草圈养牛、羊,选择的优质高产牧草苏丹草,每亩鲜重达到了8-10吨,每亩可养5只标准羊。新开发的旅游业蓬勃兴起,杨兆萍博士用她的知识和智慧帮助尉犁县做旅游规划和设计,利用当地的自然景观建起了一个融河、湖、岛、胡杨树、苗圃为一体的生态园,已对外开放。特别是她率先推出的罗布人村寨旅游区,中央电视台进行了播放,迅速成为新疆乃至全国的一个独具特色的文化旅游亮点。
    绿洲和荒漠交接带人工改造试点取得新成绩。绿洲荒漠过渡带过去都是天然的乔木、灌木、胡杨林,如红柳、罗布麻、甘草等大自然留下来的东西。几十年的大规模开发,棉花虽然获得了大丰收,却把这个地带侵占得非常厉害。自治区明确提出棉花面积压缩,产量维持不变。科学家第一年引进了几十种牧草,已经优选了5-8个草种,一年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目前他们又帮助地方策划由传统的种棉为主的经济结构,转变成以畜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
    应急输水监测有了初步结论。塔里木河断流多年,这两、三年开始向下游放水,中科院副院长陈宜瑜认为,这是生态水、生命水,是西部大开发的国家需求,也是新疆的地方需求。他指出,要帮助地方研究放水放多少合适、什么时间放、多高的水头、放水后会产生多大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根据陈副院长的指示,科研人员从一放水就开始行动起来,在150多公里断流的老河道地段,每隔20公里左右,沿垂直河道方向打9组观测井,系统监测地下水位变化,盐分变化,地下水侧渗变化,速率和变化形式。然后,研究地表生物的变化,植物生长量变化,生物多样性变化,多学科融合开展研究。同时,在中游已修筑大坝的100多公里地段,也设立了三个断面,开展同类研究。据悉,两年的监测分析结果将于今年年底前发布。
    确定新方向新目标
    项目首席科学家张小雷谈了今后工作的设想。他说要用任务带学科回答一些战略性的问题,为新疆修订《塔里木河法》提供第一手资料;并投入高水平的研究力量,提炼科学问题,讲清科学机理,然后总结成企业可以投资的指南;农民可以用的操作手册,政府可以用的法律、制度。这些是当时没有想到的。他说当初他接这么一个大项目还有些犹豫,因为它集中了地理学、生态学、恢复生态学、区域经济学、农学等很多学科,心里没有底。两年以后,他有了充分的信心,他相信自己可以回答整个塔河中下游区域开发的发展方向问题;退耕还林还草和农业转型中一些重大问题;新兴产业在塔河治理中起多大作用的问题,以及塔河放水的科学、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并有信心把这些问题做到国际水平。
    2002年12月2日
您是本站第 21049541 位访客
本网站由水利部沙棘开发管理中心维护,版权归水利部水土保持司所有
京ICP备 05006256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250号

E-mail:information@mwr.gov.cn; swcc4364@mwr.gov.cn
联系电话:010-63205007
技术支持: 未来视界